导航
首页 新闻 美女 娱乐 手游 攻略

经典回忆不堪受辱:玩家抗议轩辕剑仙剑电视剧改编

来源: 乐游 2012/7/16 16:49:29

很多时候电视剧改编往往难以得到观众的认可,尤其是原著的粉丝们的认可。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的期待太高,更多的是电视剧对原著的毁灭效果!请听一位玩友们对于电视剧轩辕剑及仙剑的抗议,听听他的表达!

那天打开网页,猛然看见硕大的扎眼的桔色字体。 ——“《轩辕剑》 胡歌首演恶男 狠角色惹人惊”。 只有一瞬间,我立刻把鼠标移开,猛的关上网页,然后坐在电脑前,近乎惶恐。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心慌,但是我知道,不只我会有这样的感觉。 每一个被《仙剑三》电视剧深深伤害过的忠实玩家,每一个爱着陈靖仇于小雪拓跋玉儿宇文拓的人,都不再有勇气接触这一次的轩辕剑。

那些只看过电视剧的人问我,何必呢,玩游戏怎么可能会有感动? 他们从没看过游戏里锁妖塔崩塌的瞬间、没看过月如白色床单下冰冷的尸体、没看过灵儿冲向水魔兽时的滔天巨浪、没看过青蛇杖在夕阳下孤寂的光亮、没看过李逍遥明明知道那是陷阱,却还是为了见到赵灵儿最后的影像而毅然被囚于锁妖塔、没看过屏幕上雪花纷飞时,李逍遥和林月如像是隔了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凝望。

《仙剑一》的改拍始终都是无法企及经典,但《仙剑三》却靠着炒作被推上高潮。

从《仙剑三》起,所有的感动与回忆,就在电视剧的恶意改编里,摇摇欲坠,分崩离析。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明明仙剑三电视剧承担了那么多的骂名,明明这样的恶意改编伤害了那么多忠实玩家,但这些只以商业为目的的改编,还在继续。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变得如此商业。

仙剑一改编成电视剧之后,曾经翻起过久久不能平息的潮水。 胡歌一脸青涩满不在乎的演绎着少侠的成长,即便他没有那略方的宽脸,即便他没有穿着朴素的白布衫,即便他背着的是假假的道具,我也知道,他温柔的望向两个女孩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我的逍遥。刘亦菲在屏幕上浅浅淡淡的笑着,即便她没有那两条长长的辫子,即便她没有扎蓝色的发带,即便她没有穿那件我们无比熟悉的白底青花衫,我也知道,她靠在逍遥哥哥身边笑起来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我的灵儿。

安以轩在刻意衬托刘亦菲的美貌,即便她没有一头柔顺的黑发,即便她穿着奇怪的衣服,即便她的武器不是长鞭,即便她喊他的称呼不是“呆瓜小贼”,我也知道,她偷偷望向逍遥和灵儿刻意隐藏悲伤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我的月如。

即便阿奴的形象从洞悉一切的大姐姐变成了天真无邪的小妹妹,即便凭空出现了唐钰小宝这个本不存在的角色,即便圣姑从拄杖的老者变成了拥有情伤的女人。
它起码依旧是我的仙剑奇侠传。

那时候,仙剑一的诞生,是单纯的悸动。那里面没有床戏、没有炒作、没有恶搞,胡歌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影视圈的少年,就像是初入江湖的李逍遥一样,青涩而懵懂。

那时候,仙剑一不带多少商业色彩,它只是单单纯纯还原着游戏里的世界,那感动太真实,我甚至还能清晰的记起里面每一首歌的曲调。

我依旧觉得,这是我的仙剑奇侠传,这是曾经给我那么多感动,曾经让我对着电脑哭、对着电脑笑、为了看到剧情动画而拼命练级打boss的,永远无法忘记的珍贵回忆。

所以,我以为《仙剑三》会铸就一样的辉煌。 我说我不在乎电视剧拍成怎样,但是,我看见傻兮兮的景天、刁蛮到让人生厌的雪见、每天喊着“不要不要、哥哥快救我”的龙葵、到处脱衣服喝花酒的紫萱、忽然道貌岸然的徐长卿、形象彻底颠覆的我的重楼,我还是心痛了。

我心痛的是,那些曾经让我无比感动的人物、剧情、回忆,就这样在电视剧面前被生生击碎,变成粉末,飘落在空气里。

我受够了那些只看过电视剧的人愤愤的骂“重楼怎么长得跟头牛一样而且傻得恶心”,我受够了那些只看过电视剧的人评价说“紫萱怎么这么贱”,我受够了那些只看过电视剧的人说“哦紫萱你快跟徐长卿在一起吧”。

那些只看过电视剧的人问我,何必呢,玩游戏怎么可能会有感动?

他们从没看过,游戏里重楼挡在紫萱前方的坚实背影、景天守在雪见尸体旁时玄冰冷漠的亮光、夕瑶站在摇晃的树影下等待飞蓬的寂寞身形、打败boss后大结局里夕阳下,重楼与紫萱,最寂寞最孤独最深沉的擦肩。

我那么深深爱着游戏里的重楼,他是我这么多年玩过所有的游戏里最喜欢的男角色。他从一开始就拥有最伟大的爱,他用如此深沉的背影守护紫萱,他从不争抢,他始终孤独,他为了紫萱而放弃自己几千几万年的修为——在电视剧里,他却面目全非。

我喜欢紫萱喜欢到为她而放弃雪见结局,我愿意在结局动画里看见重楼守望她的背影,她是如此痴情又温婉的一个人,她心甘情愿的守候在原地,为徐长卿而付出一切,从不奢求任何回应,却又守护着女娲之血的纯洁与尊严——在电视剧里,她却面目全非。

我讨厌徐长卿讨厌到为他而放弃雪见结局,我不愿意看见他抛弃紫萱时的丑恶嘴脸。他那么道貌岸然,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怀疑他是否真的爱过紫萱,他像是理所当然一样要求紫萱一次又一次做出牺牲,然后好话说尽,烂事做绝——在电视剧里,他却纯净的像一张白纸。

放完电视剧之后,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几乎想哭。

不是为剧情感动,而是为回忆痛惜。 我忽然觉得,那些美好到几乎代表整个童年的,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感动与回忆,就在这个面目全非的电视剧面前,崩塌成碎片。

《轩辕剑外传-天之痕》也是承载过我的感动与回忆的游戏。

我记得小学六年级的音乐课上,霁菲激动的说这游戏的剧情有多好多好,然后悄声给我叙述游戏里的每一个细节。 我记得初二的时候,我坐在电脑前,为夕阳下、大海上的陈靖仇、于小雪、拓跋玉儿感动,也被通天塔里宇文拓的侧脸而震撼。 所以,看见《轩辕剑外传-天之痕》的改拍消息后,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挑战心底的美好回忆。 有人说,“《轩辕剑》最大的看点是:没有杨幂。” 不,问题不出在杨幂的身上,问题出在那些以商业为目的的恶意改编。

这个世界已经远远不再像《仙剑一》改编成电视剧时那样单纯,他们以胡歌作为卖点,拿突破的场景来炒作,然后把剧情改得面目全非。 我害怕看见那些莫名其妙的翻拍与改编——宇文拓和独孤郡主,胡歌和唐嫣——莫名其妙的强吻、莫名其妙的鸳鸯浴、莫名其妙的床戏。

宇文拓深沉而沧桑的背影,忽然间就染上了世俗的尘埃。 即便胡歌甩掉了李逍遥和景天的影子,也不会是我的宇文拓。 那我的陈靖仇、我的于小雪、我的拓跋玉儿又会怎样? 我害怕我的陈靖仇被拍成景天那样莽撞的无脑少年、我害怕我的于小雪被拍成龙葵那样“哥哥哥哥我害怕”的颤抖娇女、我害怕我的拓跋玉儿被拍成雪见那样不顾一切的刁蛮女人、我害怕我的宇文拓变成重楼那样的傻瓜或是彻底的恶人、我害怕独孤郡主、师傅、古月仙人都变成陌生的模样,我害怕我的回忆变得面目全非。 我不是唯一一个痛恨恶意改编的游戏玩家。

我们刻意避开湖南卫视、我们刻意不去留意网页新闻,我们害怕看见熟悉却又陌生的剧情,我们害怕听见没玩过游戏只看过电视剧的人的天真言论。

如今,我们不会给这些恶意改编一丁点机会增加收视率或人气度,我们等待这个“为商业而恶意篡改原作”时代的终结。

我努力无视着越来越多的《轩辕剑》报道,我惶恐的听说那些恶意改编,我忽然想——
如果某一天,柳梦璃和云天河忽然间在电视屏幕上翻云覆雨、
如果某一天,电视屏幕上的赢诗忽然为了桓远之而对车芸耍起手段、
如果某一天,楚歌突然在电视屏幕上游走于海棠和瑶甄之间、
如果某一天,电视屏幕上的百里屠苏不顾一切的在河边初遇时强吻了风晴雪……
如果忠实的游戏玩家们允许这些场景发生,我大概会困惑、会迷茫,会挣扎于那些曾经单纯而美好的感动,那些曾经承载着半个童年单纯而美好的回忆。
我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写出了这2913字的文章。
如果你也明白。
如果你也相信。

——放过我们,放过我们的感动,放过我们的回忆。

+点击查看更多
大家都在搜
您可能还想看
相关下载
相关推荐
相关文章
玩家留言
第 2 楼 本机地址CZ88.NET 网友 客人 发表于: 2016/9/13 12:16:07
挂羊头卖狗肉,全都变得只为了利益了

支持( 0 ) 盖楼(回复)

第 1 楼 河南濮阳联通 网友 客人 发表于: 2014/2/9 21:42:05
对不起啊,用的是触屏手机,手一划,不小心点到了“搞笑”了。我是真心认为这篇交章写得是非常非常好!虽然我没有玩过游,但我了解游戏剧情,目前己对仙三剧及其编导恨之入骨。在我看来,只是她自已编了一个垃圾又没品的故事,然后为了推广她自已的东西以及增加收视率厚颜无耻地挂上了仙三的牌子!

支持( 0 ) 盖楼(回复)

新闻